注冊 | 登錄讀書(shū)好,好讀書(shū),讀好書(shū)!
讀書(shū)網(wǎng)-DuShu.com
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新聞資訊藝術(shù)

挑戰媚俗與高雅,一位德國藝術(shù)家的“人間煙火”

6月22日起,位于長(cháng)沙的謝子龍影像藝術(shù)館將呈現年度展覽“安塞姆雷爾:人間煙火”,展出德國當代藝術(shù)家安塞姆雷爾過(guò)去十二年間的二十余組作品

6月22日起,位于長(cháng)沙的謝子龍影像藝術(shù)館將呈現年度展覽“安塞姆·雷爾:人間煙火”,展出德國當代藝術(shù)家安塞姆·雷爾過(guò)去十二年間的二十余組作品,包括其標志性的霓虹燈裝置、銀箔繪畫(huà)、干草垛雕塑、脂熔巖陶瓷風(fēng)格花瓶,以及近期的抽象攝影作品。

安塞姆·雷爾


安塞姆·雷爾,1970年出生于德國蒂賓根,是德國最杰出的當代藝術(shù)家之一。1997年從卡爾斯魯厄國際造型藝術(shù)學(xué)院畢業(yè)后不久,他搬到了柏林。他因大尺幅、超精細的抽象繪畫(huà)、雕塑和精心制作的帶有霓虹燈元素的裝置而被人熟知。2009年起,藝術(shù)家在漢堡美術(shù)大學(xué)繪畫(huà)系擔任教職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風(fēng)鈴(菱形)》,2020,“安塞姆·雷爾:當我們談?wù)撚篮銜r(shí)”展覽現場(chǎng),阿那亞藝術(shù)中心,秦皇島。   在野工作室 圖


展覽的亮點(diǎn)包括了藝術(shù)家專(zhuān)為藝術(shù)館空間打造的迄今最大體量的霓虹燈裝置,以及被本館列入永久收藏的大型裝置《風(fēng)鈴》(菱形)(2020)?!讹L(fēng)鈴》是件會(huì )“運動(dòng)”的雕塑,它對光影的反射讓觀(guān)眾仿佛處于變化中的世界,正如展覽主題“人間煙火”所描繪的——“光的變幻莫測,宛如時(shí)間的腳步,引領(lǐng)我們深思存在的意義,思考瞬間與永恒”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陌生人的眼睛》,2022,釉面陶瓷,高:72 cm,直徑:35 cm。


展廳入口處被改造成一個(gè)類(lèi)似家中客廳的空間。鏡面不銹鋼基座上安放著(zhù)花瓶《陌生人的眼睛》(2022)。作品鮮艷奪目的顏色和厚重繁復的表面均來(lái)自脂熔巖陶瓷,一種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,但很快就被視為“刻奇”的陶藝風(fēng)格?;ㄆ繉γ媸且粡埶囆g(shù)家從網(wǎng)店“淘”來(lái),再用不同面料覆蓋的現成品沙發(fā)。這種翻新既是將一件家具轉化為藝術(shù)作品的過(guò)程,又是對孟菲斯設計的致敬(編注:“孟菲斯”的設計都盡力去表現各種富于個(gè)性化的文化內涵,從天真滑稽直到怪誕、離奇等不同情趣。在色彩上常常故意打破配色規律,喜歡用一些明快、風(fēng)趣、彩度高的明亮色調,特別是粉紅、粉綠等艷俗的色彩。后現代網(wǎng)絡(luò )及平面藝術(shù)中,誕生了“孟菲斯風(fēng)格”)?!翱蛷d”墻上懸掛著(zhù)藝術(shù)家以城市燈火為對象創(chuàng )作的最新系列抽象攝影作品,其對長(cháng)時(shí)曝光和動(dòng)勢的使用,與藝術(shù)家藝術(shù)生涯起始階段的繪畫(huà)活動(dòng)有著(zhù)深刻的聯(lián)系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無(wú)題》(局部),2020。  Anita Zheng 圖


安塞姆·雷爾,《無(wú)題》,2022,綜合材料,霓虹燈管,電線(xiàn),亞克力,174 × 153 × 30 cm。


三件大尺幅作品來(lái)自藝術(shù)家最廣為人知的系列“銀箔繪畫(huà)”。在此系列中,安塞姆·雷爾采用銀色鋁箔紙替代傳統顏料,并覆蓋以彩色亞克力玻璃層。雷爾遷居柏林后,受當地商店櫥窗廣泛采用鋁箔紙裝飾的啟發(fā),將這一日常材料引入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。作品中的亞克力元素則挪用自零派(Zero),他們浮雕式的作品在進(jìn)入美術(shù)館展出時(shí)往往被用亞克力玻璃保護起來(lái)。通過(guò)并置裝飾性的鋁箔紙與美術(shù)館級別的亞克力玻璃,雷爾在“銀箔繪畫(huà)”中挑戰了裝飾品與高雅藝術(shù)之間界限的傳統認知,激發(fā)觀(guān)眾對于兩者間界限的深刻反思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無(wú)題》,2011,現成品,織物,效果漆;基座:中密度纖維板,漆,110 × 190 × 94 cm。


安塞姆·雷爾,《干草垛》,2022,現成品,鉻漆,亞克力,48 × 96 × 64 cm。


雷爾的很多作品呈現出高度反光的效果,色彩鮮明奪目,并且往往因為使用了霓虹燈或LED而成為名副其實(shí)的發(fā)光體,有時(shí)還會(huì )被罩上亞克力玻璃。他更喜歡運用不和諧的色彩搭配,作品中條紋的質(zhì)地也很特別,例如銀色的鋁箔紙和閃光的黑色砂紙就幾乎不見(jiàn)于一般的色域作品?!陡〉瘛罚?012)的原型是常見(jiàn)于東德建筑立面的浮雕板。雷爾掃描了一塊這樣的浮雕板,并用生銹光學(xué)元件進(jìn)行復制。一方面,發(fā)光的LED為這件作品染上了一層未來(lái)派的色彩,另一方面,銹跡斑斑的表面和故意留下的空缺又同時(shí)營(yíng)造了一種歷史感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浮雕》,2012,生銹光學(xué)元件,LED,407 × 1224 × 30 cm。


謝子龍影像藝術(shù)館執行館長(cháng)謝嘉祺說(shuō):“熒光材料、彩色燈管、錫箔以及大風(fēng)鈴——這些平凡的素材,在雷爾先生的巧手之下,轉變成了震撼人心的藝術(shù)佳作?!度碎g煙火》富含詩(shī)意,描繪了夜晚的景象,又表達持續不斷、永不結束的意象。特別是800根熒光燈管,蜿蜒而下,如同瀑布,閃爍著(zhù)光芒,熠耀著(zhù)夜晚的行程,這也是藝術(shù)家最大規模引用標志性元素為藝術(shù)館量身定制的重要作品。而藝術(shù)館永久收藏的大風(fēng)鈴,與建筑本身相得益彰,旋轉隨風(fēng),逐風(fēng)而回,亦是預兆藝術(shù)館的全新面貌與篇章?!?/p>

安塞姆·雷爾,《無(wú)題》,2012,布面綜合材料,亞克力,300 × 200 × 28 cm 


安塞姆·雷爾,《吧臺》,2020,木,丙烯,亞克力,74 × 75 × 46.5 cm


《最好的朋友》(2012)來(lái)自雷爾的“數字繪畫(huà)”系列。所謂“數字繪畫(huà)”是一種兒童游戲,孩童可以借助一張事先設計好的畫(huà)布、一套標有序號的顏料,以及其它必要工具,按照簡(jiǎn)單易懂的指示,以填色的方式完成一幅繪畫(huà)。雷爾則故意把為他的“條紋繪畫(huà)”所特有的顏色和材質(zhì)填進(jìn)不同的圖形和區域,并在中途擱筆,讓作品以“未完成”的面貌呈現,好像他已經(jīng)厭倦了這場(chǎng)游戲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無(wú)題》,2023,彩色沖印,木框,170 × 145 cm。


在戰后抽象的浪潮中,雷爾諷刺形式主義者的幻想,同時(shí)一絲不茍地繼續其條紋繪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。他批判地反思主流的品味準則,以及有時(shí)帶有烏托邦色彩的現代抽象理想,試圖在作品中挑戰媚俗與高雅藝術(shù)的分別。這場(chǎng)展覽不僅是對安塞姆·雷爾不斷創(chuàng )新的藝術(shù)實(shí)踐的概括性呈現,更是對藝術(shù)裝飾性意義及其與消費、工業(yè)時(shí)代關(guān)系的深入探索。

安塞姆·雷爾,《無(wú)題》,2023,彩色沖印,藝術(shù)家框,87 × 74 cm,裝裱尺寸:90×77 cm


1997年,安塞姆·雷爾移居柏林,此后開(kāi)始擔任一些藝術(shù)學(xué)院的教職工作??傮w來(lái)講,這是一位從小就接受良好教育和正統美術(shù)學(xué)院創(chuàng )作訓練的藝術(shù)家。但他并不愿意刻板地接受自己自幼習得的知識框架:“我的長(cháng)輩曾試圖向我展示什么是好的品味,但我沒(méi)有順從?!?/p>

展覽由謝子龍影像藝術(shù)館執行館長(cháng)謝嘉祺和攝影史學(xué)博士王溪擔任策展人。

展覽時(shí)間:2024年6月22日-11月3日

展覽地點(diǎn):謝子龍影像藝術(shù)館二樓1、2、3展廳(湖南省長(cháng)沙市岳麓區瀟湘南路387號)

熱門(mén)文章排行

掃描二維碼
Copyright ? 讀書(shū)網(wǎng) www.hotzeplotz.com 2005-2020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(wǎng)安備 42010302001612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