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冊 | 登錄讀書(shū)好,好讀書(shū),讀好書(shū)!
讀書(shū)網(wǎng)-DuShu.com
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新聞資訊藝術(shù)

敦煌畫(huà)的調查與研究

莫高窟在明朝至清初被荒廢了數百年。清朝末期,一個(gè)叫王圓箓的道士來(lái)到敦煌,住在莫高窟前的下寺。

一、藏經(jīng)洞的發(fā)現及文物的流失

莫高窟在明朝至清初被荒廢了數百年(圖1)。清朝末期,一個(gè)叫王圓箓的道士來(lái)到敦煌,住在莫高窟前的下寺。王道士常常雇人為洞窟清掃沙土,或對一些殘破的佛像進(jìn)行修復。清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(即1900年6月22日)這一天,王道士發(fā)現了一個(gè)被封閉數百年的小洞窟,里面堆放著(zhù)成千上萬(wàn)的古代寫(xiě)卷和其他文物。這個(gè)洞窟就是后來(lái)編為17號的洞窟,也被稱(chēng)為藏經(jīng)洞(圖2)。藏經(jīng)洞的發(fā)現可以說(shuō)是近代文化史上極為重要的發(fā)現,可惜這個(gè)時(shí)代正是國運衰微的清末期,雖然王道士在第一時(shí)間向敦煌縣政府報告了,但并沒(méi)有引起重視,地方政府沒(méi)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對藏經(jīng)洞文物進(jìn)行保護,任由王道士支配。

圖1 敦煌莫高窟外景


圖2 1907年斯坦因拍攝藏經(jīng)洞發(fā)現時(shí)的狀況,右側小門(mén)為藏經(jīng)洞


1907年,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(Marc Aurel Stein,1862~1943)來(lái)到了敦煌。這是他第二次到中國西部一帶探險。斯坦因于1906年8月從印度出發(fā)到了我國新疆的和闐、樓蘭等地進(jìn)行挖掘,盜走了大量文物。他于1907年3月到達敦煌。跟王道士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的交涉,最后斯坦因用400兩銀子從王道士手中得到24箱古代經(jīng)卷文書(shū),5箱繪畫(huà)、刺繡及其他工藝品。斯坦因回到歐洲之后,法國人伯希和(Paul Pelliot,1878~1945)于1908年也來(lái)到敦煌(圖3),通過(guò)與王道士交易,得到7000多件文書(shū)和400多件絹畫(huà)等藝術(shù)品。

圖3 1908年伯希和在藏經(jīng)洞內翻檢文書(shū)


1909年,中國學(xué)者羅振玉、王國維等得知敦煌藏經(jīng)洞文物外流的事,他們呼吁清政府把剩余的文書(shū)收歸國有。1910年,清廷學(xué)部電令甘肅政府把敦煌所剩經(jīng)卷全部押送入京,于是藏經(jīng)洞所剩文獻最后送到京師圖書(shū)館保存。

1911年10月,日本大谷探險隊的吉川小一郎在敦煌一帶活動(dòng),收集到了藏經(jīng)洞出土的數百件文獻,此外還掠走了莫高窟的兩身精美彩塑。斯坦因也于1914年第二次來(lái)到敦煌,再次從王道士那里得到了5大箱文書(shū)。1914年俄國鄂登堡(Sergei Fedorovich Oldenburg,1863~1934)探險隊在敦煌停留了半年多時(shí)間,繪制了400多張洞窟的平面圖,記錄了177個(gè)洞窟,拍攝了2000多張照片,并盜走壁畫(huà)、彩塑和布畫(huà)、絹畫(huà)、絲織品等美術(shù)品300多件,還通過(guò)各種手段獲得大量敦煌寫(xiě)經(jīng),現藏俄國的敦煌經(jīng)卷近2萬(wàn)件。

過(guò)去發(fā)表的論著(zhù)對藏經(jīng)洞出土物的統計一般是說(shuō)有5萬(wàn)余件。隨著(zhù)敦煌學(xué)研究的不斷展開(kāi),國內外各地收藏的藏經(jīng)洞出土物也逐漸為世人所知,據最新的調查,藏經(jīng)洞出土文物,包括文獻和紡織品等,總數超過(guò)了7萬(wàn)件。

斯坦因是來(lái)到藏經(jīng)洞的第一個(gè)外國盜寶者,他先后從藏經(jīng)洞掠走的文物中,敦煌文獻總計有17000多件;另有其他文物1000多件,這些文物主要包括繪畫(huà)品、絲織品、版畫(huà)等。斯坦因掠走的文物分藏于大英博物館、大英圖書(shū)館、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、印度新德里國家博物館中(圖4)。

圖4 斯坦因拍攝的敦煌縣城照片,車(chē)上載的是他盜走的文物


20世紀初,隨著(zhù)敦煌藏經(jīng)洞文物流失海外,國內外不少學(xué)者逐漸重視,并開(kāi)始對這些文物進(jìn)行研究,因而興起了一門(mén)國際性的學(xué)科——敦煌學(xué)。敦煌學(xué)至今仍是國際漢學(xué)界關(guān)注的熱點(diǎn)。在敦煌學(xué)最初的時(shí)期,國內外學(xué)者們的關(guān)注點(diǎn)主要還是對敦煌文獻的研究,因為是新發(fā)現的資料,在中外歷史、文化方面有很多十分珍貴的資料,引起研究者的重視。而對于藝術(shù)品的研究,則相對較晚一點(diǎn)。

二、敦煌畫(huà)的調查與研究

斯坦因和伯希和從敦煌藏經(jīng)洞獲取的大量文物,包括有相當數量的藝術(shù)品,主要是絹本、布本、紙本的繪畫(huà)、幡畫(huà)、刺繡等。在20世紀20年代,斯坦因曾將敦煌獲取的部分絹畫(huà)出版成圖錄(圖5),伯希和則將他們在莫高窟拍攝的照片編成《敦煌石窟圖錄》出版(但不包括藏經(jīng)洞的絹畫(huà))(圖6)。雖然出版了資料,但從研究方面來(lái)看,似乎沒(méi)有多少成果。直到1937年日本學(xué)者松本榮一著(zhù)《敦煌畫(huà)研究》的出版,才算是有了較為系統、全面的研究成果。

圖5 斯坦因《千佛洞》


圖6 伯希和《敦煌石窟圖錄》


松本榮一(1900~1984),1923年畢業(yè)于東京帝國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部美學(xué)美術(shù)史學(xué)科,1928年5月~1929年6月到歐洲調查研究斯坦因、伯希和、勒柯克(Albert von Le Coq,1860~1930)收集品。1930年任東方文化學(xué)院東京研究所研究員,他陸續發(fā)表了關(guān)于敦煌繪畫(huà)圖像內容、時(shí)代特征等方面的研究成果。1937年他出版了《敦煌畫(huà)研究》一書(shū)(圖7、8),1939年他以此書(shū)作為博士論文通過(guò)了答辯,并獲文學(xué)博士學(xué)位。1942年他又以此書(shū)獲“日本學(xué)士院恩賜賞”。松本榮一歷任東京帝國大學(xué)副教授、美術(shù)研究所所長(cháng)、東京藝術(shù)大學(xué)教授。

圖7 松本榮一著(zhù)《敦煌畫(huà)研究》日文版


圖8 松本榮一著(zhù)《敦煌畫(huà)研究》中文版


《敦煌畫(huà)研究》運用圖像學(xué)的方法,對敦煌壁畫(huà)以及藏經(jīng)洞出土的絹畫(huà)內容進(jìn)行了深入的考證,涉及敦煌畫(huà)中的各種經(jīng)變畫(huà)、佛傳及本生故事畫(huà)、尊像畫(huà)(包括瑞像畫(huà))、羅漢及高僧像、密教圖像等方面內容,通過(guò)探尋其佛經(jīng)依據,分析其表現形式,辨別其圖像源流,可以說(shuō)對敦煌圖像考釋具有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的意義。至今學(xué)術(shù)界對于敦煌壁畫(huà)大部分內容的定名都可以追溯至松本榮一的著(zhù)作。松本榮一終其一生沒(méi)有到過(guò)敦煌莫高窟,因此,他的研究更多地依靠英、法所藏的敦煌絹畫(huà)和伯希和的圖錄。他對佛教繪畫(huà)所具備的深入觀(guān)察力,還得益于他對日本古代寺院壁畫(huà)和日本傳世佛畫(huà)作品研究的深厚功底。

20世紀40年代,國內越來(lái)越多的學(xué)者開(kāi)始關(guān)注敦煌石窟本體,特別是1944年國立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成立后,開(kāi)始了對石窟的全面調查與研究。此后,敦煌石窟的研究不斷深入展開(kāi),80年代以后,在中國改革開(kāi)放的形勢下,敦煌學(xué)研究得到快速發(fā)展,敦煌文物研究所(原國立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)也擴建為敦煌研究院。駐守在敦煌的研究者經(jīng)過(guò)幾十年的研究,發(fā)表了一系列敦煌石窟考古和藝術(shù)研究的成果,格外引人注目。特別是諸多壁畫(huà)內容的考釋和時(shí)代風(fēng)格鑒定的成果,對于藏經(jīng)洞出土絹畫(huà)的研究來(lái)說(shuō),起到了直接的參考作用。而在相當長(cháng)的時(shí)期內,國外學(xué)者由于沒(méi)有條件直接調查敦煌石窟,他們往往參考中國學(xué)者在石窟研究方面的成果,對藏于歐洲的敦煌絹畫(huà)進(jìn)行了深入的調查研究。1982年日本講談社出版了大型圖錄性著(zhù)作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大英博物館藏斯坦因收集品》(圖9),此書(shū)由韋陀(Roderick Whitfield)教授主編,共分三冊,第1、2冊主要刊布斯坦因從敦煌藏經(jīng)洞掠走的繪畫(huà)品、刺繡及各類(lèi)紡織品,第3冊刊布斯坦因從敦煌及新疆地區掠走的繪畫(huà)、雕塑及其他文物。每一冊前面均有一篇專(zhuān)論,第1冊為《關(guān)于斯坦因收集品》,介紹了斯坦因在中國新疆和敦煌一帶活動(dòng)之事。第2冊為《關(guān)于敦煌繪畫(huà)》,主要闡述了作者對敦煌絹畫(huà)的主要內容和風(fēng)格特點(diǎn)的看法,也體現他對絹畫(huà)的諸多研究成果;他把英藏的敦煌繪畫(huà)分為四個(gè)階段:初唐期(7~8世紀初)、盛唐期(8世紀)、吐蕃期(781~847)、五代北宋期(10世紀),并對各階段的特點(diǎn)及重要作品進(jìn)行了分析。第3冊為《關(guān)于本冊收錄的遺物和遺跡》,主要介紹該冊收錄的新疆一帶文物發(fā)現的情況。韋陀先生曾在普林斯頓大學(xué)跟隨方聞教授學(xué)習中國藝術(shù)史,并獲得博士學(xué)位,1984年起任倫敦大學(xué)亞非學(xué)院教授。他對中國陶瓷有過(guò)深入研究,但其主要成果還是在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方面,著(zhù)有《千佛洞——絲綢之路上的中國藝術(shù)》等。他長(cháng)期研究大英博物館所藏的敦煌繪畫(huà),可以說(shuō)是歐洲學(xué)者中最了解敦煌藝術(shù)的研究者。

圖9 韋陀主編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大英博物館藏斯坦因收集品》


在繼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大英博物館藏斯坦因收集品》出版之后,講談社于1994年、1995年先后出版了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吉美博物館藏伯希和收集品》2冊(圖10),主要刊布了吉美博物館所藏的敦煌繪畫(huà)作品。此書(shū)由日本學(xué)者秋山光和(1918~2009)與法國學(xué)者雅克·吉耶斯(Jacques Giès,1950~2021)共同主編。這兩冊圖錄各刊布了數篇論文,上冊刊布了秋山光和《伯希和的中亞調查與敦煌畫(huà)的收集》、秋山光和《敦煌畫(huà)的樣式與變遷》、吉耶斯《8世紀中葉至11世紀初敦煌畫(huà)的技法與表現(1)》、吉耶斯《新發(fā)現大幅繪畫(huà)〈華嚴經(jīng)變七處九會(huì )〉與〈華嚴經(jīng)變十地品〉》;下冊刊布了吉耶斯《8世紀中葉至11世紀初敦煌畫(huà)的技法與表現(2)》、克里希娜·里布(Krishnā Riboud)《敦煌的絲織品》、吉耶斯《伯希和探險隊收集品所見(jiàn)的中亞遺跡和遺物》。比起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大英博物館藏斯坦因收集品》來(lái),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吉美博物館藏伯希和收集品》在研究方面更為細致和全面,特別是對敦煌絹畫(huà)的樣式和變遷的探討更為深入。秋山光和是日本著(zhù)名的美術(shù)史專(zhuān)家,曾先后任職于金澤美術(shù)工藝大學(xué)、東京國立文化財研究所,1968年任東京大學(xué)教授,在日本美術(shù)史和中國美術(shù)史方面都有較多著(zhù)述。著(zhù)作《平安時(shí)代的世俗畫(huà)研究》獲日本學(xué)士院獎;參與編纂《世界美術(shù)大系》中國部分。秋山光和從20世紀60年代開(kāi)始就研究敦煌藝術(shù),發(fā)表有關(guān)論文數十篇。他花了數年時(shí)間在吉美博物館潛心研究敦煌絹畫(huà),并吸取了敦煌石窟研究中的最新成果,不僅在此書(shū)刊布的論文中有很多精辟的分析,而且對每一幅作品所寫(xiě)的說(shuō)明,都傾注了他的深入研究。雅克·吉耶斯是法國藝術(shù)家、漢學(xué)家,長(cháng)期在吉美博物館工作,曾任館長(cháng)。另一位作者克里希娜·里布也是長(cháng)期在吉美博物館工作的學(xué)者,對紡織品有著(zhù)深入的研究。

圖10 秋山光和、雅克·吉耶斯主編《西域美術(shù)——吉美博物館藏伯希和收集品》


國內學(xué)者由于各種條件限制,對藏經(jīng)洞出土的繪畫(huà)、刺繡等藝術(shù)品的研究相對較晚,但進(jìn)入21世紀后,中國學(xué)者對國外所藏敦煌文物開(kāi)始系統而深入的調查研究。其中取得成果最豐富的就是趙豐先生對敦煌絲綢的調查研究。趙豐的團隊用了數年時(shí)間對法國、英國、俄羅斯以及國內各地所藏的敦煌絲織品進(jìn)行了全面的調查,分別完成了《敦煌絲綢藝術(shù)全集》法藏卷、英藏卷和俄藏卷。此后又對國內收藏品進(jìn)行調查,完成了《敦煌絲綢藝術(shù)全集》國內藏部分的調查和刊布(圖11),這項工作不僅對敦煌絲綢,而且對于中國絲綢史、紡織史的研究都可稱(chēng)得上是重大的成果。同時(shí),趙豐先生著(zhù)作《敦煌絲綢與絲綢之路》以敦煌出土的自北魏到元代以紡織纖維為材質(zhì)的文物(包括幡、經(jīng)帙等)為主要研究對象,從歷史的、紡織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、藝術(shù)的層面,對敦煌絲綢進(jìn)行了綜合的研究。附錄“敦煌絲織品總表”和“敦煌文書(shū)中的絲綢記載”提供了大量的古代絲綢信息。

圖11 趙豐主編《敦煌絲綢藝術(shù)全集》


本文節選自趙聲良主編、敦煌研究院編《藏經(jīng)洞敦煌藝術(shù)精品(大英博物館)》一書(shū)中《英藏敦煌畫(huà)藝術(shù)》一篇。

《藏經(jīng)洞敦煌藝術(shù)精品(大英博物館)》,趙聲良/主編 敦煌研究院/編,浙江古籍出版社,2024年5月版



熱門(mén)文章排行

掃描二維碼
Copyright ? 讀書(shū)網(wǎng) www.hotzeplotz.com 2005-2020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(wǎng)安備 42010302001612號